你去上报好了

2020-11-19 15:30

根据文件,拖欠物业费的全区范围内的公职人员,要求在2015年1月31日前将尚未缴清的物业服务费一次性缴清;逾期未缴的,将被汇总上报。

“我们酝酿了很久,虽然有阻力,但最后还是决定发文。”南湖区住建局副局长王政说,在起草文件时,也征询了纪委、组织部、人事局等部门的意见,几易其稿。

确实存在物业纠纷的,在缴清所拖欠物业费后,由区住建局会同区司法局,依托区、镇(街道)两级物业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,集中进行调处;

王政说,在催缴物业费这件事上,住建局扮演的是“裁判员”的角色,对物业公司和业主都不偏袒,“我们对120家物业公司都有考核标准,分半年考核和年终评定,对服务质量、业主满意度、突击检查等各方面进行统计,优胜劣汰,好的物业公司要奖励,差的要处罚。”

李泉明说,物业工作不到位,可以要求整改,进行协商解决,协商不成还能走司法途径,但大家都拖欠不交物业费的话,肯定会乱套,安保保洁人员缺少,小区环境脏乱差,如果物业做不下去撤走,老矛盾又没解决,新物业公司不愿接手,最后损害的还是居民自己的利益。

无正当理由拒缴的,将由区纪委(监察局)进行通报、约谈和进一步处理,还将被区委组织部备案,影响评优、晋升。

但政府发文来催缴公职人员拖欠的物业费,就把民事范畴的纠纷,变成用行政手段来管理,这种行为简单粗暴。

格林小镇分三期,从2005年到2009年陆续有业主入住,共有1300多户,其中约30%没交物业费。12月中旬初步统计,有49户是公职人员未交费,包括公务员、警察、老师、医生等。

文件规定的公职人员范围很广,包括在职公务员、事业单位在职工作人员,以及区属国有企业的在职工作人员。

王政说,虽然交不交物业费是个人行为,但作为公职人员,理应成为遵纪守法的模范带头者,要起表率作用,“不然普通老百姓要说了,我邻居还在政府工作呢,不是也没交?这样影响多不好。”

这种行政干预也超出了政府的行政职权范围。政府对公职人员进行人事管理,平时工作上可以,但在交物业费这种私事上,只能引导,或者作为品行考察的一项内容,通报、约谈、处理等手段,都是不合适的。

其中,15%是因为空置。很多人是炒房的,买了就放在那儿不管了,有的交易过几次,我们物业都不知道。平时没有人来,打电话不接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欠得最多的房子,已经快10年未交物业费了。

拿到文件后,我以为这下好办了,可给几个公职人员打了电话,有些说近期会来交,有些直接甩来一句,“你去上报好了。”很无语。

1月5日,嘉兴市南湖区120家物业公司负责人被政府相关部门召集在一起,开了个会。每个与会的人,都拿到了一份让他们喜上眉梢的文件。

事实上,在正式发文前,南湖区住建局曾安排过物业公司进行摸底。

李泉明的工作与物业公司打交道比较多,几乎每天都能听到物业公司负责人报怨,物业费难收,普遍亏损。“粗略的统计显示,一些老旧小区、拆迁安置小区只能收到40%~50%,新小区要好些,达到80%~90%。”李泉明说。

剩下的15%,大多是因为纠纷。这些纠纷五花八门,有的怪车位不够分,有的嫌车位划得不合理。有个公务员,空调外机装的位置不符合规定,要求移机,因为150元移机费,和我们闹得不可开交,整整拖了四年物业费。直到去年,我们补了他的移机费,才肯把物业费结清。

物业公司和业主之间原本是因物业服务合同产生的民事纠纷,对于不交或拖欠物业费的业主,物业公司可以上门催讨,或通过小区业委会协调做工作,或通过居委会、物业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等进行调解。

为何不交物业费?七七八八的理由很多,主要集中在四方面:停车位、商铺油烟、房屋维修不到位、空置。

去年12月中旬反馈上来的信息显示,统计过的14家物业公司,共有281名公职人员拖欠物业费,有的甚至好几年没交。“这仅仅是一小部分,其他物业公司肯定也有(欠费的)。”南湖区住建局物业管理科科长李泉明说。

这份名为《关于开展集中整治公职人员拖欠物业服务费专项行动的通知》,由嘉兴市南湖区纪委、南湖区监察局、南湖区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(以下简称南湖区住建局)联合发布。